?

今天有位投資人在朋友圈發了句頗有意味的話:“百度眼看要發車了”。說它有意味是因為其中的“發車”有兩重含義:一方面,從上月開始的百度造車傳聞終于水落石出了;另一方面,百度在二級市場上重新找回號召力,市值已經重回800億美元,作為投資人再看不懂就來不及了。

百度造車的事情,投資者、同行都在看。周一傳聞落地,百度正式宣布組建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合作方與傳聞一致:吉利將成為新公司戰略合作伙伴。

對于華爾街和其他投資方來說,現下抓住百度的關鍵,是要識別出百度多年來豪賭AI、自動駕駛等底層技術的長期戰略意味著何種具體的可能性。

事實上,市場確實長期受到“BAT”概念的誤導,誤導的點在于找錯了對標對象,幾年前你們在談百度錯失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就錯判了很多事實,先不論百度App的的日活月活數據與其他國民應用相比并不算弱,至少百度和阿里、騰訊最大的差異是被忽視的,百度的未來不在于“互聯網”,而是更加底層、硬核的科技能力,如果簡單直接地給個畫像的話,百度未來大概率會成為類似華為、特斯拉這種深度介入萬億級產業的生態創新巨頭公司。

這種轉變是一個早就啟動并持續發生的過程,到如今傳出造車的消息,已經是百度布完了棋局即將亮出底牌的時刻。從外部看百度,很多人說造車是把百度的人工智能棋局落地的重大歷史契機,但如果看資本市場的話,這其實是百度市值發車前“最后的上車機會”。

二級市場已經提前把握到了這一點。百度從股價長期被低估,乃至傳出回港上市,到如今眼看要重返千億美元關口,業務和市場的互動開始進入正向反饋通道,即消息面上的很多行為計劃都能被二級市場接納并買單,比如“女版巴菲特”凱瑟琳·伍茲(Cathrine Wood)執掌的ARK基金就在12月連續加倉百度。而上周百度和吉利的消息出來后,吉利在港股盤中即暴漲,而百度則周五在美股以15.57%的漲幅報收,市值來到820億美元。

這僅僅是個開始,百度的估值范式正在發生徹底的變化,從簡單粗暴地通過財務數據給予市盈率的估值,到開始重視廣告業務回暖與云服務強勁增長而給予不同業務板塊的獨立估值,再到去年Q4,華爾街已經開始重視Apollo抑或AI這個蘊含巨大潛力板塊的獨立價值了,非常直觀的例證是,從去年11月份到12月份,為Apollo和智能云給出獨立估值的券商分別從5家增長到了11家和12家。

12月份的造車消息更是扭轉市場判斷最重要的催化劑,事情的演化在向著“可行性”大步邁進。上月的消息是百度與包括吉利、廣汽、一汽紅旗等車企接觸,討論合資公司事宜。到上周五,這則消息演化地更具體了,據路透稱:由百度提供車載軟件、吉利負責工程技術,改造吉利現有工廠進行車輛生產。其中,百度將擁有新公司的多數股權和絕對投票權,當前雙方正在商討使用吉利的可持續體驗架構(SEA)進行未來產品開發。再到周一官宣,百度正式宣布造車,吉利出資成為戰略伙伴。

這里最重要的信息點有如下幾條:一是百度敲定了合作方為吉利;二是百度主導;三是訴求清晰,SEA這條信息表明,雙方已經在談執行了。

選擇吉利合作倒未見得多么出人意料,雖然此前關于合作標的的傳聞頗多,但吉利始終是最被市場看好的那一個:從2019年李彥宏李書福“世紀同臺”開始,雙方就有很好的合作基礎,對百度而言,吉利就是最強搭檔。

反而是這次百度主導的決心倒是更加值得重視:從雙方的合作基礎來說,一個是頭部科技公司,一個是最大的自主車企,一方提供軟件,一方重在工程,按說是強強聯合,但百度還是當仁不讓地要求領銜,你從官宣文章里更能看出來,定義是“百度成立公司,吉利戰略合作方”,這想必是百度與所有潛在合作方談判的基礎,也證實了其志在必得的決心。

要注意,這里談“決心”不是在表揚誰,而是在談“必然性”。百度強勢主導的信息透露了這種信號,他們的管理層想必意識到了關鍵點:沒有決心,這事沒戲。可以這樣理解,如果百度造車單純是為了做市值管理,那么反倒不如慢慢來,在更長的周期、更大的格局下講資本故事,而如果從執行層面出發,需要考量的問題則是落地的難度,包括百度自動駕駛的工程師們能否在其中有最高級別優先權等等,這都不是一個對等權利的合資公司結構可以完成的訴求。

百度的訴求不是制造概念,是真實地、盡快地啟動造車。自動駕駛的技術落地很可能比人們預想的更快,因為特斯拉的標桿效應,以及蘋果在芯片領域的激進策略,以及英偉達對于自動駕駛技術的重注,使得中國的參與者要從芯片—數據—算法—解決方案全路徑加快戰略部署。那么百度沒有選擇,必須盡早進入造車賽道。

目前,百度在自動駕駛領域具有三種變現模式,包括車、路、性,而商業化上,以G端、B端為主,C端為輔。獨立造車的選擇,意味著百度C端產品上將有更多突破,百度的官方通告里也表示,將利用百度人工智能、Apollo自動駕駛、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全面賦能汽車公司,支持其快速成長。很多人說百度在硬件C端的消費者心智占領不足,但其實未必,從更高的品牌維度來說,沒有比百度更加“國民化”的互聯網公司了,從軟件到硬件,品牌上顯然是降維打擊。參考百度在SLG智能語音交互的發展路徑,在擁有第一方硬件產品小度智能音箱后,形成標桿化案例,技術體驗落地更容易破圈。在車場景上,百度造車的關鍵,反而是C端產品力的問題。

更加可以作證這一點的是談判的進度,從上月傳出接觸合作方,至今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雙方甚至已經在討論產品開發的落地了。

“高效”是其中隱含的關鍵詞。近一年百度身上最大的變化,就是在持續享受“高效”帶來的紅利。不論是與外界的溝通效率還是自身的執行效率都非常可觀。

首先在和資本市場的交互中的溝通效率顯著提升,這一方面是百度從2013年開啟自動駕駛研發至今7年的持續投入到了J曲線的爆發點,另外它的落地方向與特斯拉堪作對標,Apollo如今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開放平臺,百度在通過開放平臺成為汽車智能化第一合作伙伴的同時,造車也成為自動駕駛閉環的又一節點,被視為可能足以硬鋼特斯拉FSD的資本,而特斯拉這條鯰魚早把池水攪熱了,基于自動駕駛這個內核的造車故事驅動它的股票一年狂飆了接近9倍,市值超過8000萬美金,蘋果造車的傳聞也掀起巨大波瀾,科技汽車的概念早被市場吃得透透的,那么百度的造車根本不用多加解釋,自然會被市場輕松買單。

其次,百度造車和C端市場的溝通效率很高。有了特斯拉大舉入華帶動一批新能源汽車品牌,同時政策的不斷補貼扶持,智能汽車+自動駕駛已經牢牢抓住了新一代消費者的心智,除了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開放平臺Apollo,百度的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也將全面賦能,百度造車的閉環故事一點就透,一講就懂。

此外,百度在執行中也很清楚的抓住了效率這個要素,選擇吉利,就是選擇了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紅利,吉利作為最大的自主車企,從2015年至今做了大量新能源汽車方面的嘗試,連續發布了幾何、Polestar(極星)、Smart、楓葉汽車、遠程汽車和倫敦電動車等6個新能源品牌。相比其他還在燃油車方向上尾大不掉的大型車企,吉利顯然是更加積極、更有野心的那一個。而由于激進的擴張戰略造成了吉利當前產能的嚴重過剩,那么百度在這個時刻選擇與吉利合作,就是在享受整個中國新能源產業鏈紅利的基礎上,又享受了合作方巨大前期投入的紅利,可謂一舉多得。

長遠來看,自動駕駛+智能汽車打破了物理空間對時間的限制,其中蘊含的商業潛力將是難以想象的,但也不要只看到百度面臨重大歷史契機這層客觀事實,更要認清百度在多年All in人工智能帶來的勢能,享受的紅利以及當下的執行力。智能汽車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技術而不是工藝,而從自動駕駛的技術層面,百度毫無疑問是中國乃至全球最頭部的公司,百度能走好造車這一步棋,是個主觀客觀都符合規律的大概率事件,這家公司已經在向著特斯拉式的萬億產業巨頭的路上狂奔了。

電話15227963904
專注于高品質邯鄲網站建設、品牌網易企業郵箱、邯鄲網絡公司等現代信息服務于一體的邯鄲優企網絡公司
百度造車,是踏上了“特斯拉式”的萬億產業巨頭之路 - 邯鄲百度推廣 - 邯鄲百度推廣_邯鄲百度愛采購代理商_邯鄲做網站推廣_邯鄲建站公司_優企網絡
百科知識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
網站建設解決
為什么選擇非凡網絡
百度造車,是踏上了“特斯拉式”的萬億產業巨頭之路
百度造車,是踏上了“特斯拉式”的萬億產業巨頭之路
發表時間:2021-11-01 標簽:邯鄲百度,邯鄲百度推廣,邯鄲百度公司,邯鄲百度代理

今天有位投資人在朋友圈發了句頗有意味的話:“百度眼看要發車了”。說它有意味是因為其中的“發車”有兩重含義:一方面,從上月開始的百度造車傳聞終于水落石出了;另一方面,百度在二級市場上重新找回號召力,市值已經重回800億美元,作為投資人再看不懂就來不及了。

百度造車的事情,投資者、同行都在看。周一傳聞落地,百度正式宣布組建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合作方與傳聞一致:吉利將成為新公司戰略合作伙伴。

對于華爾街和其他投資方來說,現下抓住百度的關鍵,是要識別出百度多年來豪賭AI、自動駕駛等底層技術的長期戰略意味著何種具體的可能性。

事實上,市場確實長期受到“BAT”概念的誤導,誤導的點在于找錯了對標對象,幾年前你們在談百度錯失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就錯判了很多事實,先不論百度App的的日活月活數據與其他國民應用相比并不算弱,至少百度和阿里、騰訊最大的差異是被忽視的,百度的未來不在于“互聯網”,而是更加底層、硬核的科技能力,如果簡單直接地給個畫像的話,百度未來大概率會成為類似華為、特斯拉這種深度介入萬億級產業的生態創新巨頭公司。

這種轉變是一個早就啟動并持續發生的過程,到如今傳出造車的消息,已經是百度布完了棋局即將亮出底牌的時刻。從外部看百度,很多人說造車是把百度的人工智能棋局落地的重大歷史契機,但如果看資本市場的話,這其實是百度市值發車前“最后的上車機會”。

二級市場已經提前把握到了這一點。百度從股價長期被低估,乃至傳出回港上市,到如今眼看要重返千億美元關口,業務和市場的互動開始進入正向反饋通道,即消息面上的很多行為計劃都能被二級市場接納并買單,比如“女版巴菲特”凱瑟琳·伍茲(Cathrine Wood)執掌的ARK基金就在12月連續加倉百度。而上周百度和吉利的消息出來后,吉利在港股盤中即暴漲,而百度則周五在美股以15.57%的漲幅報收,市值來到820億美元。

這僅僅是個開始,百度的估值范式正在發生徹底的變化,從簡單粗暴地通過財務數據給予市盈率的估值,到開始重視廣告業務回暖與云服務強勁增長而給予不同業務板塊的獨立估值,再到去年Q4,華爾街已經開始重視Apollo抑或AI這個蘊含巨大潛力板塊的獨立價值了,非常直觀的例證是,從去年11月份到12月份,為Apollo和智能云給出獨立估值的券商分別從5家增長到了11家和12家。

12月份的造車消息更是扭轉市場判斷最重要的催化劑,事情的演化在向著“可行性”大步邁進。上月的消息是百度與包括吉利、廣汽、一汽紅旗等車企接觸,討論合資公司事宜。到上周五,這則消息演化地更具體了,據路透稱:由百度提供車載軟件、吉利負責工程技術,改造吉利現有工廠進行車輛生產。其中,百度將擁有新公司的多數股權和絕對投票權,當前雙方正在商討使用吉利的可持續體驗架構(SEA)進行未來產品開發。再到周一官宣,百度正式宣布造車,吉利出資成為戰略伙伴。

這里最重要的信息點有如下幾條:一是百度敲定了合作方為吉利;二是百度主導;三是訴求清晰,SEA這條信息表明,雙方已經在談執行了。

選擇吉利合作倒未見得多么出人意料,雖然此前關于合作標的的傳聞頗多,但吉利始終是最被市場看好的那一個:從2019年李彥宏李書福“世紀同臺”開始,雙方就有很好的合作基礎,對百度而言,吉利就是最強搭檔。

反而是這次百度主導的決心倒是更加值得重視:從雙方的合作基礎來說,一個是頭部科技公司,一個是最大的自主車企,一方提供軟件,一方重在工程,按說是強強聯合,但百度還是當仁不讓地要求領銜,你從官宣文章里更能看出來,定義是“百度成立公司,吉利戰略合作方”,這想必是百度與所有潛在合作方談判的基礎,也證實了其志在必得的決心。

要注意,這里談“決心”不是在表揚誰,而是在談“必然性”。百度強勢主導的信息透露了這種信號,他們的管理層想必意識到了關鍵點:沒有決心,這事沒戲。可以這樣理解,如果百度造車單純是為了做市值管理,那么反倒不如慢慢來,在更長的周期、更大的格局下講資本故事,而如果從執行層面出發,需要考量的問題則是落地的難度,包括百度自動駕駛的工程師們能否在其中有最高級別優先權等等,這都不是一個對等權利的合資公司結構可以完成的訴求。

百度的訴求不是制造概念,是真實地、盡快地啟動造車。自動駕駛的技術落地很可能比人們預想的更快,因為特斯拉的標桿效應,以及蘋果在芯片領域的激進策略,以及英偉達對于自動駕駛技術的重注,使得中國的參與者要從芯片—數據—算法—解決方案全路徑加快戰略部署。那么百度沒有選擇,必須盡早進入造車賽道。

目前,百度在自動駕駛領域具有三種變現模式,包括車、路、性,而商業化上,以G端、B端為主,C端為輔。獨立造車的選擇,意味著百度C端產品上將有更多突破,百度的官方通告里也表示,將利用百度人工智能、Apollo自動駕駛、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全面賦能汽車公司,支持其快速成長。很多人說百度在硬件C端的消費者心智占領不足,但其實未必,從更高的品牌維度來說,沒有比百度更加“國民化”的互聯網公司了,從軟件到硬件,品牌上顯然是降維打擊。參考百度在SLG智能語音交互的發展路徑,在擁有第一方硬件產品小度智能音箱后,形成標桿化案例,技術體驗落地更容易破圈。在車場景上,百度造車的關鍵,反而是C端產品力的問題。

更加可以作證這一點的是談判的進度,從上月傳出接觸合作方,至今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雙方甚至已經在討論產品開發的落地了。

“高效”是其中隱含的關鍵詞。近一年百度身上最大的變化,就是在持續享受“高效”帶來的紅利。不論是與外界的溝通效率還是自身的執行效率都非常可觀。

首先在和資本市場的交互中的溝通效率顯著提升,這一方面是百度從2013年開啟自動駕駛研發至今7年的持續投入到了J曲線的爆發點,另外它的落地方向與特斯拉堪作對標,Apollo如今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開放平臺,百度在通過開放平臺成為汽車智能化第一合作伙伴的同時,造車也成為自動駕駛閉環的又一節點,被視為可能足以硬鋼特斯拉FSD的資本,而特斯拉這條鯰魚早把池水攪熱了,基于自動駕駛這個內核的造車故事驅動它的股票一年狂飆了接近9倍,市值超過8000萬美金,蘋果造車的傳聞也掀起巨大波瀾,科技汽車的概念早被市場吃得透透的,那么百度的造車根本不用多加解釋,自然會被市場輕松買單。

其次,百度造車和C端市場的溝通效率很高。有了特斯拉大舉入華帶動一批新能源汽車品牌,同時政策的不斷補貼扶持,智能汽車+自動駕駛已經牢牢抓住了新一代消費者的心智,除了全球最大的自動駕駛開放平臺Apollo,百度的小度車載、百度地圖等核心技術也將全面賦能,百度造車的閉環故事一點就透,一講就懂。

此外,百度在執行中也很清楚的抓住了效率這個要素,選擇吉利,就是選擇了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紅利,吉利作為最大的自主車企,從2015年至今做了大量新能源汽車方面的嘗試,連續發布了幾何、Polestar(極星)、Smart、楓葉汽車、遠程汽車和倫敦電動車等6個新能源品牌。相比其他還在燃油車方向上尾大不掉的大型車企,吉利顯然是更加積極、更有野心的那一個。而由于激進的擴張戰略造成了吉利當前產能的嚴重過剩,那么百度在這個時刻選擇與吉利合作,就是在享受整個中國新能源產業鏈紅利的基礎上,又享受了合作方巨大前期投入的紅利,可謂一舉多得。

長遠來看,自動駕駛+智能汽車打破了物理空間對時間的限制,其中蘊含的商業潛力將是難以想象的,但也不要只看到百度面臨重大歷史契機這層客觀事實,更要認清百度在多年All in人工智能帶來的勢能,享受的紅利以及當下的執行力。智能汽車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技術而不是工藝,而從自動駕駛的技術層面,百度毫無疑問是中國乃至全球最頭部的公司,百度能走好造車這一步棋,是個主觀客觀都符合規律的大概率事件,這家公司已經在向著特斯拉式的萬億產業巨頭的路上狂奔了。

?
大乐透96期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