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1月11日,百度終于正式官宣造車。

百度宣布正式組建一家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新組建的百度汽車公司將面向乘用車市場,百度汽車公司將著眼于智能汽車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銷售服務全產業鏈。

在此之前的一個交易日,百度股價已經有些待不住了。

1月9日,百度上漲15.57%,是當天納斯達克100指數中表現最好的股票,是公司自2008年11月26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股價當日收盤達到240.25美元每股,創2018年7月31日以來收盤新高;市值重回800億美元,達到819.43億美元,比之2020年3月18日的低點,已經上漲了187.31%,幾近翻兩番。

在不告訴大家名字的情況下,大家甚至會以為這是一家新上市正在快速發展期的公司。

但是,百度是一家成立20多年,它創造的互聯網產品早已成為人們在互聯網生活中“水電煤”樣式存在。

就是這樣一家巨頭,居然能在2021年伊始展示出如此強勁的資本市場表現,前兩年的百度還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

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遭遇上市以來歷史收虧;2020年大半年,百度市值連續被超越。

就在大家都以為,百度已經深陷泥沼,要從互聯網巨頭行列滑落之時,它竟然神奇地二次崛起,成功演繹了一場經典的逆襲戰。

是什么樣的契機和儲備,給了它二次起飛的動能。它自身的境況究竟如何,能支撐起未來多強的下蹲飛躍?

單純的造車消息,顯然難以解釋百度近幾個月的重新崛起。奇偶派從業務、戰略、組織文化與治理三個層面,深度剖析百度這家再起舞的“大象”,看看它到底成色幾何。

下一個特斯拉?

在2020年10月以前,百度在資本市場的待遇令人唏噓。而10月以后的百度,儼然有一副要復制特斯拉走勢的市場表現。

在10月前的大約4個月的時間,百度股價一直在120美元左右橫盤;再往前的半年,百度股價則經歷了從140美元左右跌落到83美元再漲回120美元左右的V型。


而同期的美股納斯達克指數除了受疫情影響出現過一波深V行情,其他時間都是一往無前。可以說,此時的百度在納斯達克是被忽視的存在。大盤下跌,它只能隨行就市,無力走出獨立的市場行情;大盤持續猛漲,它也不受追捧,溫吞水一樣地令人失望。

但是,2020年10月以后的百度市場表現,突然不一樣了。

10月14日,百度上漲7.1%,站穩130美元;11月,股價持續上漲,站上140美元;12月股價瘋狂拉升,1個月內從138.99美元上漲到216.24美元,單月暴漲55.58%;2021年1月,股價直接從200美元出頭再度攀升至240美元左右。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短短1個月出頭的時間,百度股價有三個交易日漲幅超過10%,整體上漲72.85%。


2020年10月,到底發生了什么?讓百度突然獲得了資本市場青睞。

這要從10月11日的一個標志性事件說起。2020年10月11日起,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在北京全面開放,普通市民無需預約,可以直接下單免費試乘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僅10月12日一天,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單站點的約車量累計就達到2608單,最高峰值達到600單。


在自動駕駛標志性落地事件的帶動下,百度股價穩步上漲,但是一直未出現爆發式的飆漲。

百度股價爆發,是從2020年12月百度傳出造車傳聞,“女版巴菲特”凱瑟琳·伍德操盤的ARK基金建倉百度開始。

12月11日開始ARK基金建倉百度,連續兩日加倉到50萬股。12月15日,外媒消息,百度考慮生產自己的電動汽車,并已就可能性與吉利、廣汽、一汽等幾家車企進行了談判。

12月15日,百度上漲13.83%。

此后,百度又兩次傳出造車傳聞,ARK基金也多次大手筆加倉百度。

12月18日,有報道稱,百度或將與威馬聯手造車,目前雙方正對可能的合作模式進行商議。12月30日,ARK基金出手4053萬美元,加倉百度18.46萬股。

12月30日,百度上漲12.59%。

1月8日,據路透消息,百度計劃和吉利汽車組建一家生產智能電動汽車的公司。而百度將擁有新公司多數股權和絕對投票權,吉利持有少數股權。1月8日單日,ARK基金再度加倉百度,大手筆4892萬美元,掃貨百度22.75萬股。

1月9日,百度收漲15.57%,報240.25美元,股價創2018年8月以來新高,市值819億美元。

當然,在百度造車傳聞不斷的一個月中,ARK基金連續小幅追加過倉位。

奇偶派統計,截至2020年1月8日,ARK基金持有269.3萬股百度股票,持倉百度市值達到6.47億美元,占其總持倉達到4.32%。而ARK基金最大持倉股特斯拉也不過在10%左右,并且從12月開始略有減持。


“女版巴菲特”對百度的連續加倉,主要是看中百度有望復制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勝出的奇跡。

她曾在自己的投資課堂上明確表達看好特斯拉未來的原因,“特斯拉在自動駕駛領域具有優勢,擁有大量數據和豐富的人工智能專業知識,在自動駕駛領域,擁有最多數據和最高質量數據的公司將勝出”。

女版巴菲特看好特斯拉的特征,與百度當前在智能汽車領域的優勢幾乎一樣。

目前,百度是中國自動駕駛實力最強的公司,當前其自動駕駛的路測里程達到700萬公里,自動駕駛測試車隊規模已達500輛級別,獲得專利數2900件,獲得測試牌照總計超過190張,載人測試牌超過120張。

除技術領先外,Apollo在車、路、行的商業化進程上也進展迅速,車聯網方面,Apollo與70多個車企超過600多個車型合作。自動駕駛方面,Apollo擁有L4級別的AVP和ANP,均有規模商業化潛力,其中ANP產品就是直接對標特斯拉的高級別智能駕駛解決方案。百度Apollo生態大會上曾表示,未來3-5年Apollo智駕產品預計前裝量產搭載100萬臺。

如果說,自動駕駛上的數據與成績,是百度打動“女版巴菲特”的主要原因。大機構抱團看好百度,則給了市場追捧百度更多信心與理論基礎。

此前,在機構給百度的目標價中,百度Apollo的估值中一直是作為成本項的負值存在。但是,從2020年11月中旬以來,對百度Apollo單獨給出估值的投行從1家增加到了11家。

其中,瑞銀在2020年9月對百度Apollo給出的估值為100億美元;中銀國際在11月給出的估值也是100億美元;投行Loop Capital在12月給出了150億美元的估值;華泰證券在12月給出的估值為98億美元。


Loop Capital解釋對百度自動駕駛給出如此高估值的原因,“百度Apollo上升潛力巨大,未來有機會成為中國汽車市場關鍵的技術供應商。目前Apollo已經具備三種商業化模式,包括制造商授權許可、自動駕駛汽車Robotaxi提供的服務以及提供智慧城市交通系統解決方案,Apollo商業化未來可期”。

目前,百度的市值上漲不僅包含了投行們對百度Apollo給出的估值,而且還任意飆漲了不少。

百度這些超越估值增加的上漲,或許更多來自于這群理性而精明的投資者,從外部準確地捕捉到了,一個內里從戰略到組織已經“完全不一樣的百度”。

下一個華為?

談到公司戰略,國內最為人推崇的企業莫過于華為。

作為國內硬核科技的代表性企業,華為歷史上提出的真正公司級戰略只有兩個:第一個是華為基本法,第二個是 2005 年華為的愿景、使命和戰略等4條。

有人說,華為是一家“不太重視”戰略的公司。其實,“不太重視”戰略的華為背后,是它持之以恒且不事聲張的戰略定力。

直至今年開年,任正非仍在講,“企業業務要聚焦戰略重點,繼續做減法,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

面對內外部的質疑與壓力,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在2020年年中一場與百度員工的溝通活動“簡單之約”上,坦言自己面對大家很有壓力。

“每家公司都有高光和低谷的時候,沒有一家公司能夠抓住所有的風口和機會,每家公司都有自己擅長和不擅長的東西,以技術創新為核心驅動是百度所擅長的”。

技術信仰的定力,在百度從未動搖過,即使在最為低谷和艱難的那幾年。

從2018年第四季度開始,百度出現明顯的營收增長持續下滑問題,百度陷入不少巨頭公司遇到過的增長失速陷阱。如果沒有有效尋找到第二增長引擎或者原有主業出現“第二春”,百度將不可避免地持續萎縮,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雅虎、諾基亞。

百度營收與運營利潤趨勢圖:


而且,此時的百度在2018年四季度在內的后面三個季度,疊加出現了運營利潤大幅下滑的嚴重問題。

運營利潤代表著企業最基本的經營活動獲得利潤的能力,是企業最穩定和基礎的收入來源,這一數據出現問題,意味著公司沒有穩定的賺錢能力。對于很多公司來說,可能會選擇收縮研發投入等費用支出以維系正常運轉,但是結果大多數也是慢性死亡。

但是,百度并沒有因為增長失速,利潤不再,對它的研發投入有絲毫放松。

百度幾乎每個季度的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都在15%以上。甚至在運營利潤幾乎為0的幾個季度,百度也一直維持了極高的研發投入。

2018年百度研發投入占公司營收的15.34%;2019年全年高達183億,占公司營收的17.04%。橫向對比,華為2018年的研發投入營收占比為14.9%;2019年華為這一數據達到15.3%;小米過去三年的這一數據一直持續在3%-4%之間;京東2019年這一數據為3%;美團2019年這一數據為9%。


其實,在技術研發的堅持上,巨頭里與華為最相似的,或許就是百度。

2019年4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等多位院士曾發聲,對深度學習平臺的忽視,成為影響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重要因素,甚至比“缺芯少魂”、“卡脖子”問題更危險,引發業界共鳴,被稱為“徐匡迪之問”。

這一發問直擊中國人工智能發展的痛點。在百度飛槳之前,開源的深度學習平臺Facebook的 Pytorch、Google的TensorFlow,都是來自美國的科技巨頭。據TensorFlow網站顯示,京東、中國移動、美團、搜狗等中國企業都在使用該框架,用于深度學習的應用和開發。

百度打破了國外深度學習平臺的壟斷。飛槳是百度自研、中國首個開源開放、功能完備、完全自主可控的產業級深度學習平臺。

百度飛槳自2016年開源起,一直在不斷升級迭代,以百度多年的深度學習技術研究和業務應用為基礎。目前,飛槳已凝聚超265萬開發者,服務企業10萬家,基于飛槳開源深度學習平臺產生了34萬個模型。

權威科技媒體通過分析GitHub上的開源項目數據集GitHubArchive,得出2020年度全球深度學習框架排名榜單,百度飛槳超越谷歌TensorFlow,緊隨FacebookPyTorch之后,成為國內第一、世界第二的深度學習開源框架。

百度在AI上的持續投入,不止于自主可控的深度學習平臺。2020年6月19日,百度推出兩個“500萬”計劃:預計到2030年,百度智能云服務器臺數超過500萬臺;5年內培養AI人才500萬。

就在2020年12月26日,百度還進行了第13期全國高校深度學習師資培訓班。百度發起的全國高校深度學習師資培訓班,目前累計超過3000位教師報名、1800多名教師參訓。

百度在AI上的持續研究與投入,已經不僅止于底層技術、算法、算力、應用與產品,甚至已經擴展到了人才培養、師資隊伍構建的生態培植上。

百度二十周年紀錄片《二十度》中,李彥宏說過這樣一句話:“百度從第一天起,我跟大家講的就是說,你信不信技術能夠改變世界,如果你能夠改變世界,那你就值了。”


最終,百度的堅持投入看到了曙光。2019年四季度,百度營收增速回歸6%,運營利潤也回升到46.55億元,同比翻了三番多。雖然2020年百度的業績表現受到疫情的影響有所回落,但是從2020年三季度開始,百度營收再度回歸正增長,運營利潤甚至達到了公司三年以來的新高61.56億元。

百度從增長失速的泥潭中逐漸中掙脫,并且逐漸再度展示出極強的競爭力。

從外部看,不事聲張、悶頭做技術的百度,重新被外界認可。自動駕駛在北京落地鬧出大動靜;百度傳出造車傳聞,“女版巴菲特”將它作為下一個特斯拉持續加倉。

其實在內部,百度對于自身的問題從一直在持續反思調整,在移動生態上亡羊補牢;對AI的戰略定力,從未改變。

未來,百度可能成為與阿里騰訊完全不一樣的公司,它的戰略結構可能會越來越接近華為與特斯拉這樣的產業科技生態型企業。

下一個微軟?

如果說,業務上自動駕駛,戰略上對AI的堅定,讓百度收獲了投資機構的集體認可。那么,百度在組織文化上的革新與公司治理上的完善,則更多是在公司內部不斷激蕩。

近年遭遇低谷與陣痛的百度,持續對組織架構進行“揮刀革新”。

對高管進行合理換血,將更為有戰斗力的年輕人提升到關鍵位置。

此前負責手百與Feed事業部的沈抖升任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全面負責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組;王海峰被任命為百度集團CTO,整體負責百度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安全等技術和生態,以及智能云、地圖、輸入法等業務;景鯤,任百度集團副總裁、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吳甜,任百度集團副總裁、深度學習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副主任。其他還有如負責自動駕駛的副總裁李震宇,負責百度APP的平曉黎,百度CIO李瑩。

這些人在百度都任職十年左右,有的如吳甜、李瑩等人甚至是從百度基層一步步成長起來。內部晉升的高管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憑著戰功而非履歷升上去的,從一線打仗打上來的。

除了對高管進行新陳代謝式革新,百度對普通員工也在持續進行優化迭代,打破大鍋飯制度。

2019年9月,百度推數了一項十億元總包的股權計劃,來激勵“攀登者”,代號為“志青云”,激勵對象覆蓋百度內部大比例的關鍵員工。

“志青云計劃”的股票授予對象是針對在百度內有意愿、有能力且與愿意和公司共同成長的“攀登者”。百度開始態度鮮明地打破平均主義風格,不搞大鍋飯,而是激勵有能力攀登、有意愿陪公司長期成長的優秀員工。

與“志青云計劃”對應,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百度再度推出員工激勵計劃。百度宣布,為司齡滿2年且愿意在百度持續貢獻的所有正式員工發放“U獎金”,發放金額為2020年12月的月基薪的50%。

“爬雪山過草地,過去兩年公司經歷了艱難的時刻,而今重回上升通道,股價畫出了一個U型。”百度在內部信中表示,此次是向過去兩年與公司同呼吸共命運、并愿意繼續共同奮斗的百度人,發放一筆特別的“U獎金”,感謝大家即使曾經面臨低谷,也依然選擇與百度共度難關。

在員工激勵的同時,百度還對公司文化的一致性進行了持續的打造。

2017年,百度創始七劍客之一崔珊珊回歸。回歸后,崔珊珊親自領導百度文化委員會,主導公司文化變革。為了保證企業文化理念的一致性,她一年內做了20多場現場演講,為確保效果,全都是小課。


內部鼓勵開放平等的溝通環境,崔珊珊組織了頻次很高的內部高管訪談式的“簡單之約”,每一期內容都直接放到內網上供所有員工觀看與評論,李彥宏本人以及其他業務負責人都多次在“簡單之約”上直面回答員工尖銳的問題。

在更微小細致的地方,百度管理層在內網度學堂上定期進行薦書交流活動,推薦的書種類非常豐富,并非大家認為的都是艱深難懂的書。

這些書包括《苦難輝煌》、《富爸爸窮爸爸》、《有限與無限的游戲》、《旁觀者》、《深度工作》、《弱傳播》、《定位》、《終身成長》。

百度內部進行的組織新陳代謝與員工激勵,文化一致性與開放性培養,都是在塑造百度的“成長型組織文化”,給予員工終身成長的機會與空間。

塑造“成長型組織文化”,百度借鑒的化解之道,正是與自己前幾年境況極為相似的微軟。

2010年左右的微軟,智能手機業務被蘋果和Google絞殺;云計算業務遠遠落后于當時的領導者亞馬遜;Bing搜索在繼續燒錢,全額市場份額不到6%;Winows8成為微軟歷史上被詬病最多的系統;Office被系統綁定,限制使用臺數。

那幾年的微軟,公司市值一直在2000億美元左右萎靡徘徊。

2014年初,當薩蒂亞·納德拉從史蒂夫·鮑爾默手中接過這家科技巨頭,一切開始改變。納德拉在任的幾年間,微軟股價和公司市值持續上漲,一年一個臺階,劃出一條幾乎完美的增長曲線。

長期擔任微軟高管的蒂姆·奧布萊恩曾把微軟原來的企業文化比作“狗咬狗”。 薩提亞上臺后就說,“重塑文化是我的首要任務”。他把重塑微軟文化聚焦在一個核心點上,就是培養員工的成長性思維,推動人不斷進步,最終形成成長型組織文化。


隨后,薩提亞從自身開始不斷將成型性思維的理念傳導到公司。他對自己的要求是,“作為一名CEO,我每天都會認真檢查我的每一個業務決定,看它是否有助于微軟轉向我們所希求的成長型思維……固化型思維把我們變成一家在競爭中碾壓一切對手的公司,成長型思維讓我們把重點放在業務的增長上,致力于讓硅谷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

微軟如斯,百度內部也在全面革新,刷新組織文化,完善公司治理;堅定公司戰略。

這種組織文化的變革潛移默化地徹底改變了微軟。在納德拉之前的微軟幾乎沒有什么朋友,全是敵人,是一家戰斗、糾紛、官司不斷的一個公司。而納德拉上任之后,他居然在一次發布會上使用iPhone的手機,并且說:“這是一部非常獨特的iPhone,因為它安裝了微軟所有的軟件和應用。”

微軟最終實現了從組織文化到戰略方向直至業務走勢上的全面成功,成為21世紀巨頭重新崛起的標桿性企業。

對百度來說,打破外界固有印象,尚需一些時間,向外界持續合理溝通與傳遞。

好在百度已經認識到自身內外部溝通存在的巨大鴻溝問題。一位百度高管曾對此反思,“百度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在變革期,百度沒有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傳遞好。即使管理層對公司的未來是有信心的,但普通員工和外界并沒有得到這樣的積極信號”。



從結果看,百度從組織到文化的徹底革新,從戰略到業務的持之以恒,讓這家巨頭公司在2020年末,借勢造車的一股東風,重新收獲了資本市場認可,大象起舞。

目前,百度的股價與市值已經恢復到正常增長軌道,脫離“雅虎”式陷阱指日可待,距離千億美元市值也僅剩一步之遙。

不過,在再度崛起的道路上,仍有一個又一個如“雅虎”式陷阱的難題擺在百度面前,考驗著它的戰斗力、戰略力、業務韌性。

在女版巴菲特看來,百度是她的下一個特斯拉。它到底能不能復制狂飆突進的特斯拉,學習深耕苦作的華為,像微軟一樣內部革新重新崛起。

一切,留待百度去書寫,留待眾人去見證。
電話15227963904
專注于高品質邯鄲網站建設、品牌網易企業郵箱、邯鄲網絡公司等現代信息服務于一體的邯鄲優企網絡公司
百度終于下場造車了,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嗎 - 邯鄲百度推廣 - 邯鄲百度推廣_邯鄲百度愛采購代理商_邯鄲做網站推廣_邯鄲建站公司_優企網絡
百科知識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
網站建設解決
為什么選擇非凡網絡
百度終于下場造車了,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嗎
百度終于下場造車了,會成為下一個特斯拉嗎
發表時間:2021-11-01 標簽:邯鄲百度,邯鄲百度推廣,邯鄲百度公司

2021年1月11日,百度終于正式官宣造車。

百度宣布正式組建一家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新組建的百度汽車公司將面向乘用車市場,百度汽車公司將著眼于智能汽車的設計研發、生產制造、銷售服務全產業鏈。

在此之前的一個交易日,百度股價已經有些待不住了。

1月9日,百度上漲15.57%,是當天納斯達克100指數中表現最好的股票,是公司自2008年11月26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股價當日收盤達到240.25美元每股,創2018年7月31日以來收盤新高;市值重回800億美元,達到819.43億美元,比之2020年3月18日的低點,已經上漲了187.31%,幾近翻兩番。

在不告訴大家名字的情況下,大家甚至會以為這是一家新上市正在快速發展期的公司。

但是,百度是一家成立20多年,它創造的互聯網產品早已成為人們在互聯網生活中“水電煤”樣式存在。

就是這樣一家巨頭,居然能在2021年伊始展示出如此強勁的資本市場表現,前兩年的百度還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

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遭遇上市以來歷史收虧;2020年大半年,百度市值連續被超越。

就在大家都以為,百度已經深陷泥沼,要從互聯網巨頭行列滑落之時,它竟然神奇地二次崛起,成功演繹了一場經典的逆襲戰。

是什么樣的契機和儲備,給了它二次起飛的動能。它自身的境況究竟如何,能支撐起未來多強的下蹲飛躍?

單純的造車消息,顯然難以解釋百度近幾個月的重新崛起。奇偶派從業務、戰略、組織文化與治理三個層面,深度剖析百度這家再起舞的“大象”,看看它到底成色幾何。

下一個特斯拉?

在2020年10月以前,百度在資本市場的待遇令人唏噓。而10月以后的百度,儼然有一副要復制特斯拉走勢的市場表現。

在10月前的大約4個月的時間,百度股價一直在120美元左右橫盤;再往前的半年,百度股價則經歷了從140美元左右跌落到83美元再漲回120美元左右的V型。


而同期的美股納斯達克指數除了受疫情影響出現過一波深V行情,其他時間都是一往無前。可以說,此時的百度在納斯達克是被忽視的存在。大盤下跌,它只能隨行就市,無力走出獨立的市場行情;大盤持續猛漲,它也不受追捧,溫吞水一樣地令人失望。

但是,2020年10月以后的百度市場表現,突然不一樣了。

10月14日,百度上漲7.1%,站穩130美元;11月,股價持續上漲,站上140美元;12月股價瘋狂拉升,1個月內從138.99美元上漲到216.24美元,單月暴漲55.58%;2021年1月,股價直接從200美元出頭再度攀升至240美元左右。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的短短1個月出頭的時間,百度股價有三個交易日漲幅超過10%,整體上漲72.85%。


2020年10月,到底發生了什么?讓百度突然獲得了資本市場青睞。

這要從10月11日的一個標志性事件說起。2020年10月11日起,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在北京全面開放,普通市民無需預約,可以直接下單免費試乘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僅10月12日一天,百度自動駕駛出租車單站點的約車量累計就達到2608單,最高峰值達到600單。


在自動駕駛標志性落地事件的帶動下,百度股價穩步上漲,但是一直未出現爆發式的飆漲。

百度股價爆發,是從2020年12月百度傳出造車傳聞,“女版巴菲特”凱瑟琳·伍德操盤的ARK基金建倉百度開始。

12月11日開始ARK基金建倉百度,連續兩日加倉到50萬股。12月15日,外媒消息,百度考慮生產自己的電動汽車,并已就可能性與吉利、廣汽、一汽等幾家車企進行了談判。

12月15日,百度上漲13.83%。

此后,百度又兩次傳出造車傳聞,ARK基金也多次大手筆加倉百度。

12月18日,有報道稱,百度或將與威馬聯手造車,目前雙方正對可能的合作模式進行商議。12月30日,ARK基金出手4053萬美元,加倉百度18.46萬股。

12月30日,百度上漲12.59%。

1月8日,據路透消息,百度計劃和吉利汽車組建一家生產智能電動汽車的公司。而百度將擁有新公司多數股權和絕對投票權,吉利持有少數股權。1月8日單日,ARK基金再度加倉百度,大手筆4892萬美元,掃貨百度22.75萬股。

1月9日,百度收漲15.57%,報240.25美元,股價創2018年8月以來新高,市值819億美元。

當然,在百度造車傳聞不斷的一個月中,ARK基金連續小幅追加過倉位。

奇偶派統計,截至2020年1月8日,ARK基金持有269.3萬股百度股票,持倉百度市值達到6.47億美元,占其總持倉達到4.32%。而ARK基金最大持倉股特斯拉也不過在10%左右,并且從12月開始略有減持。


“女版巴菲特”對百度的連續加倉,主要是看中百度有望復制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勝出的奇跡。

她曾在自己的投資課堂上明確表達看好特斯拉未來的原因,“特斯拉在自動駕駛領域具有優勢,擁有大量數據和豐富的人工智能專業知識,在自動駕駛領域,擁有最多數據和最高質量數據的公司將勝出”。

女版巴菲特看好特斯拉的特征,與百度當前在智能汽車領域的優勢幾乎一樣。

目前,百度是中國自動駕駛實力最強的公司,當前其自動駕駛的路測里程達到700萬公里,自動駕駛測試車隊規模已達500輛級別,獲得專利數2900件,獲得測試牌照總計超過190張,載人測試牌超過120張。

除技術領先外,Apollo在車、路、行的商業化進程上也進展迅速,車聯網方面,Apollo與70多個車企超過600多個車型合作。自動駕駛方面,Apollo擁有L4級別的AVP和ANP,均有規模商業化潛力,其中ANP產品就是直接對標特斯拉的高級別智能駕駛解決方案。百度Apollo生態大會上曾表示,未來3-5年Apollo智駕產品預計前裝量產搭載100萬臺。

如果說,自動駕駛上的數據與成績,是百度打動“女版巴菲特”的主要原因。大機構抱團看好百度,則給了市場追捧百度更多信心與理論基礎。

此前,在機構給百度的目標價中,百度Apollo的估值中一直是作為成本項的負值存在。但是,從2020年11月中旬以來,對百度Apollo單獨給出估值的投行從1家增加到了11家。

其中,瑞銀在2020年9月對百度Apollo給出的估值為100億美元;中銀國際在11月給出的估值也是100億美元;投行Loop Capital在12月給出了150億美元的估值;華泰證券在12月給出的估值為98億美元。


Loop Capital解釋對百度自動駕駛給出如此高估值的原因,“百度Apollo上升潛力巨大,未來有機會成為中國汽車市場關鍵的技術供應商。目前Apollo已經具備三種商業化模式,包括制造商授權許可、自動駕駛汽車Robotaxi提供的服務以及提供智慧城市交通系統解決方案,Apollo商業化未來可期”。

目前,百度的市值上漲不僅包含了投行們對百度Apollo給出的估值,而且還任意飆漲了不少。

百度這些超越估值增加的上漲,或許更多來自于這群理性而精明的投資者,從外部準確地捕捉到了,一個內里從戰略到組織已經“完全不一樣的百度”。

下一個華為?

談到公司戰略,國內最為人推崇的企業莫過于華為。

作為國內硬核科技的代表性企業,華為歷史上提出的真正公司級戰略只有兩個:第一個是華為基本法,第二個是 2005 年華為的愿景、使命和戰略等4條。

有人說,華為是一家“不太重視”戰略的公司。其實,“不太重視”戰略的華為背后,是它持之以恒且不事聲張的戰略定力。

直至今年開年,任正非仍在講,“企業業務要聚焦戰略重點,繼續做減法,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

面對內外部的質疑與壓力,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在2020年年中一場與百度員工的溝通活動“簡單之約”上,坦言自己面對大家很有壓力。

“每家公司都有高光和低谷的時候,沒有一家公司能夠抓住所有的風口和機會,每家公司都有自己擅長和不擅長的東西,以技術創新為核心驅動是百度所擅長的”。

技術信仰的定力,在百度從未動搖過,即使在最為低谷和艱難的那幾年。

從2018年第四季度開始,百度出現明顯的營收增長持續下滑問題,百度陷入不少巨頭公司遇到過的增長失速陷阱。如果沒有有效尋找到第二增長引擎或者原有主業出現“第二春”,百度將不可避免地持續萎縮,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雅虎、諾基亞。

百度營收與運營利潤趨勢圖:


而且,此時的百度在2018年四季度在內的后面三個季度,疊加出現了運營利潤大幅下滑的嚴重問題。

運營利潤代表著企業最基本的經營活動獲得利潤的能力,是企業最穩定和基礎的收入來源,這一數據出現問題,意味著公司沒有穩定的賺錢能力。對于很多公司來說,可能會選擇收縮研發投入等費用支出以維系正常運轉,但是結果大多數也是慢性死亡。

但是,百度并沒有因為增長失速,利潤不再,對它的研發投入有絲毫放松。

百度幾乎每個季度的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都在15%以上。甚至在運營利潤幾乎為0的幾個季度,百度也一直維持了極高的研發投入。

2018年百度研發投入占公司營收的15.34%;2019年全年高達183億,占公司營收的17.04%。橫向對比,華為2018年的研發投入營收占比為14.9%;2019年華為這一數據達到15.3%;小米過去三年的這一數據一直持續在3%-4%之間;京東2019年這一數據為3%;美團2019年這一數據為9%。


其實,在技術研發的堅持上,巨頭里與華為最相似的,或許就是百度。

2019年4月,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等多位院士曾發聲,對深度學習平臺的忽視,成為影響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重要因素,甚至比“缺芯少魂”、“卡脖子”問題更危險,引發業界共鳴,被稱為“徐匡迪之問”。

這一發問直擊中國人工智能發展的痛點。在百度飛槳之前,開源的深度學習平臺Facebook的 Pytorch、Google的TensorFlow,都是來自美國的科技巨頭。據TensorFlow網站顯示,京東、中國移動、美團、搜狗等中國企業都在使用該框架,用于深度學習的應用和開發。

百度打破了國外深度學習平臺的壟斷。飛槳是百度自研、中國首個開源開放、功能完備、完全自主可控的產業級深度學習平臺。

百度飛槳自2016年開源起,一直在不斷升級迭代,以百度多年的深度學習技術研究和業務應用為基礎。目前,飛槳已凝聚超265萬開發者,服務企業10萬家,基于飛槳開源深度學習平臺產生了34萬個模型。

權威科技媒體通過分析GitHub上的開源項目數據集GitHubArchive,得出2020年度全球深度學習框架排名榜單,百度飛槳超越谷歌TensorFlow,緊隨FacebookPyTorch之后,成為國內第一、世界第二的深度學習開源框架。

百度在AI上的持續投入,不止于自主可控的深度學習平臺。2020年6月19日,百度推出兩個“500萬”計劃:預計到2030年,百度智能云服務器臺數超過500萬臺;5年內培養AI人才500萬。

就在2020年12月26日,百度還進行了第13期全國高校深度學習師資培訓班。百度發起的全國高校深度學習師資培訓班,目前累計超過3000位教師報名、1800多名教師參訓。

百度在AI上的持續研究與投入,已經不僅止于底層技術、算法、算力、應用與產品,甚至已經擴展到了人才培養、師資隊伍構建的生態培植上。

百度二十周年紀錄片《二十度》中,李彥宏說過這樣一句話:“百度從第一天起,我跟大家講的就是說,你信不信技術能夠改變世界,如果你能夠改變世界,那你就值了。”


最終,百度的堅持投入看到了曙光。2019年四季度,百度營收增速回歸6%,運營利潤也回升到46.55億元,同比翻了三番多。雖然2020年百度的業績表現受到疫情的影響有所回落,但是從2020年三季度開始,百度營收再度回歸正增長,運營利潤甚至達到了公司三年以來的新高61.56億元。

百度從增長失速的泥潭中逐漸中掙脫,并且逐漸再度展示出極強的競爭力。

從外部看,不事聲張、悶頭做技術的百度,重新被外界認可。自動駕駛在北京落地鬧出大動靜;百度傳出造車傳聞,“女版巴菲特”將它作為下一個特斯拉持續加倉。

其實在內部,百度對于自身的問題從一直在持續反思調整,在移動生態上亡羊補牢;對AI的戰略定力,從未改變。

未來,百度可能成為與阿里騰訊完全不一樣的公司,它的戰略結構可能會越來越接近華為與特斯拉這樣的產業科技生態型企業。

下一個微軟?

如果說,業務上自動駕駛,戰略上對AI的堅定,讓百度收獲了投資機構的集體認可。那么,百度在組織文化上的革新與公司治理上的完善,則更多是在公司內部不斷激蕩。

近年遭遇低谷與陣痛的百度,持續對組織架構進行“揮刀革新”。

對高管進行合理換血,將更為有戰斗力的年輕人提升到關鍵位置。

此前負責手百與Feed事業部的沈抖升任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全面負責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組;王海峰被任命為百度集團CTO,整體負責百度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安全等技術和生態,以及智能云、地圖、輸入法等業務;景鯤,任百度集團副總裁、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吳甜,任百度集團副總裁、深度學習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副主任。其他還有如負責自動駕駛的副總裁李震宇,負責百度APP的平曉黎,百度CIO李瑩。

這些人在百度都任職十年左右,有的如吳甜、李瑩等人甚至是從百度基層一步步成長起來。內部晉升的高管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憑著戰功而非履歷升上去的,從一線打仗打上來的。

除了對高管進行新陳代謝式革新,百度對普通員工也在持續進行優化迭代,打破大鍋飯制度。

2019年9月,百度推數了一項十億元總包的股權計劃,來激勵“攀登者”,代號為“志青云”,激勵對象覆蓋百度內部大比例的關鍵員工。

“志青云計劃”的股票授予對象是針對在百度內有意愿、有能力且與愿意和公司共同成長的“攀登者”。百度開始態度鮮明地打破平均主義風格,不搞大鍋飯,而是激勵有能力攀登、有意愿陪公司長期成長的優秀員工。

與“志青云計劃”對應,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百度再度推出員工激勵計劃。百度宣布,為司齡滿2年且愿意在百度持續貢獻的所有正式員工發放“U獎金”,發放金額為2020年12月的月基薪的50%。

“爬雪山過草地,過去兩年公司經歷了艱難的時刻,而今重回上升通道,股價畫出了一個U型。”百度在內部信中表示,此次是向過去兩年與公司同呼吸共命運、并愿意繼續共同奮斗的百度人,發放一筆特別的“U獎金”,感謝大家即使曾經面臨低谷,也依然選擇與百度共度難關。

在員工激勵的同時,百度還對公司文化的一致性進行了持續的打造。

2017年,百度創始七劍客之一崔珊珊回歸。回歸后,崔珊珊親自領導百度文化委員會,主導公司文化變革。為了保證企業文化理念的一致性,她一年內做了20多場現場演講,為確保效果,全都是小課。


內部鼓勵開放平等的溝通環境,崔珊珊組織了頻次很高的內部高管訪談式的“簡單之約”,每一期內容都直接放到內網上供所有員工觀看與評論,李彥宏本人以及其他業務負責人都多次在“簡單之約”上直面回答員工尖銳的問題。

在更微小細致的地方,百度管理層在內網度學堂上定期進行薦書交流活動,推薦的書種類非常豐富,并非大家認為的都是艱深難懂的書。

這些書包括《苦難輝煌》、《富爸爸窮爸爸》、《有限與無限的游戲》、《旁觀者》、《深度工作》、《弱傳播》、《定位》、《終身成長》。

百度內部進行的組織新陳代謝與員工激勵,文化一致性與開放性培養,都是在塑造百度的“成長型組織文化”,給予員工終身成長的機會與空間。

塑造“成長型組織文化”,百度借鑒的化解之道,正是與自己前幾年境況極為相似的微軟。

2010年左右的微軟,智能手機業務被蘋果和Google絞殺;云計算業務遠遠落后于當時的領導者亞馬遜;Bing搜索在繼續燒錢,全額市場份額不到6%;Winows8成為微軟歷史上被詬病最多的系統;Office被系統綁定,限制使用臺數。

那幾年的微軟,公司市值一直在2000億美元左右萎靡徘徊。

2014年初,當薩蒂亞·納德拉從史蒂夫·鮑爾默手中接過這家科技巨頭,一切開始改變。納德拉在任的幾年間,微軟股價和公司市值持續上漲,一年一個臺階,劃出一條幾乎完美的增長曲線。

長期擔任微軟高管的蒂姆·奧布萊恩曾把微軟原來的企業文化比作“狗咬狗”。 薩提亞上臺后就說,“重塑文化是我的首要任務”。他把重塑微軟文化聚焦在一個核心點上,就是培養員工的成長性思維,推動人不斷進步,最終形成成長型組織文化。


隨后,薩提亞從自身開始不斷將成型性思維的理念傳導到公司。他對自己的要求是,“作為一名CEO,我每天都會認真檢查我的每一個業務決定,看它是否有助于微軟轉向我們所希求的成長型思維……固化型思維把我們變成一家在競爭中碾壓一切對手的公司,成長型思維讓我們把重點放在業務的增長上,致力于讓硅谷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

微軟如斯,百度內部也在全面革新,刷新組織文化,完善公司治理;堅定公司戰略。

這種組織文化的變革潛移默化地徹底改變了微軟。在納德拉之前的微軟幾乎沒有什么朋友,全是敵人,是一家戰斗、糾紛、官司不斷的一個公司。而納德拉上任之后,他居然在一次發布會上使用iPhone的手機,并且說:“這是一部非常獨特的iPhone,因為它安裝了微軟所有的軟件和應用。”

微軟最終實現了從組織文化到戰略方向直至業務走勢上的全面成功,成為21世紀巨頭重新崛起的標桿性企業。

對百度來說,打破外界固有印象,尚需一些時間,向外界持續合理溝通與傳遞。

好在百度已經認識到自身內外部溝通存在的巨大鴻溝問題。一位百度高管曾對此反思,“百度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在變革期,百度沒有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傳遞好。即使管理層對公司的未來是有信心的,但普通員工和外界并沒有得到這樣的積極信號”。



從結果看,百度從組織到文化的徹底革新,從戰略到業務的持之以恒,讓這家巨頭公司在2020年末,借勢造車的一股東風,重新收獲了資本市場認可,大象起舞。

目前,百度的股價與市值已經恢復到正常增長軌道,脫離“雅虎”式陷阱指日可待,距離千億美元市值也僅剩一步之遙。

不過,在再度崛起的道路上,仍有一個又一個如“雅虎”式陷阱的難題擺在百度面前,考驗著它的戰斗力、戰略力、業務韌性。

在女版巴菲特看來,百度是她的下一個特斯拉。它到底能不能復制狂飆突進的特斯拉,學習深耕苦作的華為,像微軟一樣內部革新重新崛起。

一切,留待百度去書寫,留待眾人去見證。

?
大乐透96期预测号